第七次日本题记(1)

thumbnail

这是跟胖鹿一起第七次来日本。飞了这么多年,头一次见浦东机场人这么少的,五一小长假第二天,居然比平日里还空旷。果然人少了大家就没那么急躁,平时国内的很多龃龉一半的原因大概也是人多闹的。

在浦东机场休息室看到一幕,把我震惊了。我们附近坐着一个日本四口之家,年轻的爸爸妈妈带着两个小孩。小一点的那个小女孩突然尿了妈妈一身,妈妈连忙抱着小孩去卫生间清理。小孩的尿也留到了地板上,这时过来一位保洁阿姨,你猜怎么着?那个小孩的妈妈一迭连声道歉,这位五十多岁的保洁阿姨居然开口就是流利的日语:“大丈夫。大丈夫です。”(日语:It’s ok. 没关系。)这阿姨还微笑着问正在吃东西的小男孩:“美味しいですか?”(日语:好吃吗?)

我无从判断了。总不至于是浦东机场现在都雇了日本老阿姨来做卫生了吧?又或者这个阿姨平时自学成才学会了流利地日语会话?明明听见她跟其他阿姨是说上海话的。估计我今天碰见民间的语言天才了。

这趟飞机上日本乘客居多,一路无话,当地时间五点多到了大阪关西机场,轻车熟路换乘巴士去神户三宫。这是我们第二次来神户,熟悉得就像从浦东去了徐家汇。

关西机场入关排队处有不少做工的老年人,这次又增加了中国工作人员指挥乘客排队等事宜,一口东北话的老大妈和大姐,还以为错飞到了韩国了呢。但是奇怪,这次五一小长假,正赶上日本天皇禅让,日本全国终生难遇的十连休,但看不出人潮汹涌来,到处还是日本一贯的井井有条和安静。这是个神奇的国度,每次都令人赞叹到无语。

我们还住在上次的食街附近,稍一磨蹭,当地时间已经十点半了。每次出国飞行去途失去几个小时并不觉得,总是要等到回国返程时才觉出时间在一来一往之间的增减。如果时差超过五六个小时,身体常常要后续感到亏欠几天。时差是个神奇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