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行(6): 阿德飞悉尼

thumbnail

今早退房,要去悉尼了。

早上又去中央市场逛了一圈,吃了简午餐。这次来澳洲,打破了我长久以来对汉堡和薯条的误会。很多国人习惯嘲笑洋人不会吃不懂美食,笑他们放着那么丰富多彩的中华料理不懂享受,只会吃汉堡嚼薯条。我以前也这样认为,这几天吃了几次澳大利亚的汉堡和薯条,改观了——汉堡和薯条做的好的话是真的很好吃!反而是中餐在西方很多国家由于粗制滥造始终停留在蓝领工人快餐的地位,哪里还保留了一丁点中国美食的内涵?

中央市场里有一片food court全是各式中餐,昨天吃了一家潮州人开的小店,味道还可以,只是把宫保鸡丁做成了不伦不类的肉片。今天索性吃了一个当地的鸡肉汉堡,还不错。我就是羡慕人家的菜市场那股干净劲儿,跟日本一样。食客吃完了都把餐盘端去清理台,把餐桌擦干净方便下一个食客使用。国内缺的就是这个。国内年轻的父母亲可以试着教育自家小孩从在肯德基麦当劳吃完把垃圾自己倒掉把餐盘放到整理台上做起。这样慢慢才能改变国人脏乱差的习惯。

两个小时不到飞到了悉尼,一下飞机就感到了大城市的味道。全世界的大城市大概都相似,噪杂、混乱,连空气里都塞满了人身上挥之不去的热气。住处离机场很近,出租车不到五分钟就到了。

出来七天了,今天觉得有点想回家了。

我们住的这个区域叫Mascot,英语是吉祥物的意思。门前那条街叫Coward(胆小鬼),多不喜庆的街名。这大概是一个中国人聚居区。不夸张地说,走在路上碰见的10个人里面至少8个中国人,其中至少6个东北口音。连附近的一个小区名字都叫天通苑……社区中心有家大超市,亚洲物品应有尽有。

我坐在阳台上抽烟,又想起袋鼠岛的那个导游,想到移民的问题。这次我突然对移民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如果像这样移民到了一个城市,周围仍然全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中国人,逛华人超市,买中国商品,给华人打工,这样的移民又是何必呢?在国内厌恶的某类同胞也许也在这里,大家活在另一片土地上,却延续着同样的痛苦与压抑,这样的移民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那个导游,看来并不是什么贪官或巨富,三十多岁全家移民到阿德莱德,不知在国内是做什么工作的,来了这里一切要重新开始,不再能做与国内同等的工作和收入,英语又不好,那么辛苦的营生,想来也是有很多无奈吧。

我忽然想起昨天在袋鼠岛上那车漠然的同胞,也许在他们眼里,说不定还把我看成是国内的某个贪官大叔了呢。大家在国外依然本能地怀着对同胞的不信任和处处防备,就像我们一开始担心是被导游恶意甩客了那样。

我忽然觉得与其这样移民,实在不是我想要的。

就像很多中国老年旅行团,追风赶月地游历许多国家,走马观花地拍照留念,依然上车睡觉下车撒尿拍照,时刻抱着手机看微信朋友圈,他们不论去了多少个国家,其实都没有接触到任何外国。等他们回了国,你问他们外国怎么样,他们肯定说:嗨,到处破破烂烂的,还没咱国家好。

我坐在阳台上抽了两根烟,看着夕阳在远处烧红了天,心里忽然觉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累和厌倦。也许只是想念家里的床和Boston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