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七日(4)街头

也许只是我去过的地方还太少,也许是我心理预设的先验观念太多,我总觉得柏林与其他国际大都市很不同。

柏林街头有点老旧,烟头遍地,抽烟的人非常多。德国人大概算美国人口中鄙视的the smoking European中的一个典型代表吧。

我们集体出行的第一个早晨,所有外国人都注意到了一个现象:德国人居然也乱穿马路!

大家的这个大惊小怪足以说明,不仅中国人普遍对德国人有误解,各国人民其实都对德国和德国人抱有一种很深的刻板印象,总是把严谨、严肃、守规则、一丝不苟、认真、守时、不苟言笑、爱思考、不幽默等标签一厢情愿地贴在德国人身上。

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



Booking.com


这一点我在2014年的第一次德国游记中有所论及——德国人并不都是严肃和严谨的,德国火车也经常晚点。

我们看到的德国式 jay walk(乱穿马路)很粗暴,很多简直完全没有必要,明明几米外就是十字路口行人过马路的专用道,偏有人根本不管,其野蛮丝毫不输给中国。

墨西哥大爷指着穿马路的德国人摇头道:In Mexico, this is normal. But in Germany?!

我和美国同事都笑了笑,旋即谈起了同样热爱乱穿马路的西雅图人。

说着说着我就说到了上海近两年来实行的机动车礼让行人的交通严管政策,居然说出了一股骄傲来。

这说明中国,起码上海,在文明方面这几年是有进步的。如今走在上海的街头,基本上行人可以抛开过去的那种小心和顾虑,只要是十字路口亮起绿灯,完全可以昂首挺胸大摇大摆地走在斑马线上,不用急不用怕,恨死那些焦虑的开车人也不用管。

柏林街头的涂鸦也很多,之前我只在意大利罗马见过那么多的建筑物涂鸦。

涂鸦可以分为破坏性涂鸦和涂鸦艺术创作。罗马多的是前者,两者都很多,但后者,涂鸦艺术更能让人记住。

街头涂鸦在很多欧洲城市是一大社会公害,主要指的的上述前者,类似中国的小广告。

唯一的不同仅在于欧洲的泄愤式喷漆涂鸦没有具体诉求和指向,只是有些人手贱或发泄一下破坏欲。中国各地的小广告是违法广告或诈骗信息。

坏的涂鸦者如果有朝一日走上了正道,也许能变成街头艺术家。

而小广告制作和张贴者,一辈子也不会升级成广告人。

我印象最深的欧洲涂鸦是在罗马教庭的圣彼得大教堂大门的墙上看到的,当时想,这是谁啊,连教堂都敢涂鸦。后来一想,咳,天主教堂对基督徒是圣地,但对其他宗教或无神论者而言跟一座普通建筑物没有差别。

柏林的涂鸦和涂鸦艺术着实令我和墨西哥大爷拍了很多照片,谈了很多话题。

等到那天我走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时,我原本揣着一点猜疑,看那个地方的墓碑上会不会也有人涂鸦。

结果没有。但我估计只是法律对犹太元素的超强度保护的原因,不一定所有人都发自内心敬畏那里。

街头涂鸦这种东西,要分层次看和评价。

遍地喷漆涂鸦的确很讨厌,但我也不喜欢一个国家或城市变成一副干净的风景画。

所谓风景画,除了漂亮再没有其他意义。

因为画中除了干净,没有灵魂,因为画中没有人。

Next Post

千岛湖印象(1):司机和鱼头

周三 6月 3 , 2020
去千岛湖之前,知道它原名叫新安江水库,50年代的大型水利工程之一。龙应台的母亲应美君的家乡淳安县就躺 […]
游记网 - tripwrit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