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次日本游记(1)

thumbnail

这是第八次来日本。飞机延误,折腾了一路,次日凌晨才到神户三宫的酒店。

周日的晚上,三宫街头除了几家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其他都打烊了。

熟悉的一切,一夜无话。

次日早晨起来,乘JR去姬路(ひめじ – Himeji)。

姬路的象征地标是姬路城,通体白墙,又称为白鹭城。是日本的国宝,三大城堡之一(熊本城、松本城、姬路城)。

*姬路城官方网站:https://www.himejicastle.jp/cn_han/

*原创照片,转载烦请注明出处

之前去过小仓城,记得那里的城堡也是白色的城墙。奇怪日本的古代城堡包括寺院的墙体都是那种纯白色的,但风吹雨淋却都不见赃,不知是涂料特殊还是有人每日精心清扫的缘故。

从三宫火车站乘JR去姬路只要40分钟(快车),票价970日元/成人。姬路火车站门前一条大街,笔直地与顶点的姬路城相望,顿时显出一种古城的气质来了。

姬路城果然很美,远望去格外雄伟。

第一次来的游客也休想迷路或找不到,因为从火车站出来顺着那条街走去就好。沿街小店与其他日本小城市相仿,一样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姬路城套票1040日元,包含姬路城和好古园。

看到维基百科上说姬路城从古至今兵灾不断,几度易手。1945年3月美军对姬路大空袭中,姬路城本体却奇迹般地未被大火烧毁。

不知真的是城堡有如神助,还是驾驶轰炸机的那名美军士兵临时起了恻隐之心放过了向姬路城投弹,就像当年盟军对德国科隆大轰炸时刻意绕开了科隆大教堂那样,亦或是梁思成先生当年向美军标注京都古建筑时顺手也圈出了姬路城才保住了这座建筑宝物。

历史汤汤地驶过,留下许多过去的建物,其间的故事大多却成了迷。这也是学习研究历史的美妙之处。

姬路城也像其他世界名迹一样,不断地在修葺。历史上有过两次最大的修复:1910年明治大修理;1934年昭和大修理。由于战争的缘故,昭和大修理断断续续进行了30年才完成。现在游人看到的姬路城2015年才修理完成,重新开放。

1993年,姬路城成为日本第一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

旺季时想必游客非常多,售票处门外还留着供游客排队的指示牌和地上的标识字样。我们到时没几个游客,三三两两进了城门,按指示路线(顺路)游览,单向流动,这种模式很好。

上姬路城主楼要脱鞋,这种做法在日本很多古建筑景点很常见。是个保护古建筑的好做法。

内部纯木结构,四面墙壁上都有射箭口,令我想起在国内看过的几座名楼,包括宁波的天一阁、保国寺和南昌的滕王阁。

我去过的国内那三座楼一个是藏书楼,一个是寺院,一个是观景楼,功能自然与姬路城不同,后者是战争要塞,城内可以藏兵。赤脚咚咚走在古老的木地板上,仿佛依稀听见人声鼎沸的战斗,城内士兵蜷曲匍匐在箭垛口,城下重兵围城,搭起云梯战车攻城,人喊马嘶,杀声震天。城里百姓乱作一团,城上兵士背水一战。姬路城楼上有藏兵洞、武器库、还有一个藏人的小隔间,不知道是用来城破时紧急用来匿藏女眷还是刻意埋伏几名刺客用来在最后一刻出其不意刺杀敌军主帅的。这个藏人的小间是参观途中最没想到的。

姬路城楼上迷宫一般,显见设计是破费了一番心思的。

宏大的建筑总是这样,远观最美。一旦进入腹中,反而觉不出特别来。除非对建筑学有研究者。


*原创照片,转载烦请注明出处。

出了姬路城,走去护城河另一侧的好古园(Koko En)。名叫好古园,却一点不古老。1992年才建的,原址是姬路城主的西花园。建这座园林只是为了纪念姬路市建市100周年。

日式园林在西方,尤其德国,名气很大,几乎有东方园林之代表的地位。我在德国看过一次Japanese garden, 在很多德国人心目中,Japanese garden和中国园林简直没有区别。

其实是他们不懂,日本花园和中国园林的差别实在太大了。

以我浅薄的认识,两者最大的区别首先在于基本元素的不同。日本园林中假山运用得很少,更多使用浅滩、小桥。不像中国园林中假山林立、回廊加池塘、溪流般立体。这个话题太大,我讲不清。只是走在其间,多少能感受到日本人和中国人对园林赋予的理想之不同。

在姬路偶然进了一家全家便利店,不得了。小二楼有洗手间、吸烟所。我们去时和回时都在上面休整了一阵子,觉得这件事惬意得不得了。日本人发明的便利店这种模式,便利店就是要给你一切合理的便利,让人在闹市里随处能得到一点可怜的休息,放松紧扎的领带,卸下机械的笑脸。在这一点上,我看没有一个国家得到了日本人赋予便利店的这个理念。

回程路上出了个小插曲,不小的插曲——在我的指挥下,我们下错了站,早下了一站。本该到JR三宫站的,结果在神户站就下车了。

接下来一通好走步行走回三宫车站旁的住处,但也意外发现了三宫附近最繁华的一片餐饮娱乐街区,堪比札幌的狸小路。

累坏了累坏了,今天大概走了十五六公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