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北海道:后记

(图为我们在阿寒湖住的酒店后院)

(图为我们在阿寒湖住的酒店后院)

每次旅行回来总要写篇所谓的后记,一来作为旅行期间每天流水账的补遗,二则自我回味一番,聊以平复尚未收回,仍留在旅途上的心。

这次的日本之旅,是我的第五次去日本,大概是胖鹿的第八次或第九次。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而我跟着胖鹿看世界的一生旅程中又添了一页难忘的记忆。仔细回味,我突然醒悟到,除却旅途和景色本身,更令我感怀的是我和胖鹿这几年来牵手在各段旅途中,从最初几次的闹别扭,到现在的平静淡然只有愉快的每一天,我们在旅途中结伴成长了许多。这是我感到的旅行给我们的另一项大收获。当你走在异国的土地,看见不同的人们过活着不同的日子,以他们各自迥异的方式和态度、步履、心境,你的眼睛是被打开的,继而心也开了。你由是看到的不仅是异域的风光,更是另一个生存的维度。于是你才会懂得珍惜你的拥有,学会体认他人的差异。又由于见识到了不同,你才由此获得了一种同理心,懂得了理解与宽容。人在旅途中对他人差异的感悟,又何尝不是对自身局限的认知呢?

周六从日本回国,除了惯常的旅游结束时的意犹未尽,更多了一份对家的想念。不知这是另一级的成熟呢还是又老了一岁的表现?对日本的感觉,总是很复杂。除了在游记里时常念叨的种种震撼,还有许多我的文字无力描述的方面。于是决定本周集中阅读几本关于日本的书,拓宽自己的视野。并又一次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荒废的日语捡起来学好,这种感觉在逛书店时尤其强烈,看着那么多优秀的作品却不能领略,岂非大遗憾吗?

在日本旅行的每个日子都是快乐的,没有过一丝一毫的阴郁和瑕疵。即便胖鹿敏感地觉察到了不下四次地震,即使我们在一个不适合旅游的小城市有些无聊地住了两晚,即使因赖床或下雨而取消了原计划去的几个地方,我和胖鹿都是满足的。感谢胖鹿精巧的旅行安排,which
is easier said than
done,使我不需要操一点点心,只要跟着她从容的脚步就可以了。有几个夜晚,胖鹿先睡着了,我看着她安静的样子,想起那年从西班牙旅游回国的飞机上,几乎是一样的情景一样的心情,我看着看着自己也就微笑着睡着了。

胖鹿早年在欧洲求学时,曾独自背包去过很多地方。她说一个人旅行时每天都在跟自己对话。我也体会过类似的感觉,那种自在和与自己对话的深邃,非独自走在陌生的地方不能体会,如一个流浪的行者。人总需要一个这样的时空,一段这样的间隔年或间隔月,才能在喧闹中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我们平日的脚步常常似乎并不属于我们的身体,不论你如何努力地迈步,你只是走不到想要去的那个码头。因为脚步要么快过了心,要么是心违背了脚下的路,于是浑浑噩噩成了常态,仿佛走路时并不是走在路上,而是被什么追赶着奔跑着,一片凄惶与虚空。旅行时的脚步是踏实的,要快要慢都可以随心调整,重要的是不论快慢,你都清楚地听见你脚步的回响,灵魂深处的那个你的“副本”跟你一路相伴着,交换着从未彼此洞察的秘密。你说话给自己听,另一个你总能听懂你。你牢骚,ta就默默地聆听;你苦闷,ta便悄悄地陪伴,给你世上再也找寻不到的莫大的依靠。于是你就爱上了旅行。

去的地方多了,渐渐觉得其实哪里都一样。都是一样的夕阳,一样的月光,云卷云舒,风和日丽。风景的本质乃是心境,旅行的意义无非是一场修行。心是安静的,不论是一对脚独行,还是两双手同游,哪里都是安全舒适的家。

感谢胖鹿带我去看世界,期待下一个旅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Next Post

成都,带不走。

周二 11月 20 , 2018
去了那么多次成都,大小旅游景点都去过了,却一直没去看过大熊猫。 胖鹿joined me in a g […]
游记网 - tripwrit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