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次日本题记(2)

thumbnail

日本的一大特点是安全,经济学人杂志2017年公布的世界城市安全指数排行榜上,东京名列第一,大阪第三。据CEO World网站公布的2018年世界安全城市榜上,这两个日本城市仍然高居前十名中。很多国人还在盲目地以为中国的大城市安全,其实是身在庐山中的错觉。按数字说话的话,北京和上海排在三十几名了。Come on, 不要总跟巴格达、索马里比好不好?就不能学点好,非得跟流氓们比吗?

*Source: http://safecities.economist.com/safe-cities-index-2017

*Source:https://ceoworld.biz/2018/09/19/the-worlds-safest-cities-ranking-2018/

很多人在日本感觉到的安心其实一半来自这种真的安全(security),另一半我估计来自日本人普遍的那种收敛和礼貌。例如上下电梯时,每到一层都有人主动按着开门按钮,方便别人出去。而每个出去电梯间的人都一迭连声地点头说着”失礼、打扰了、谢谢“侧身离开,有些日本人出了电梯间还要微微转身冲电梯间里的其他人微鞠一躬(电梯里还有熟人的情况下)或微点头再走(电梯里没有熟人)。总之,你走在路上擦身而过的日本人几乎人人都保持着与他人之间合适的距离,ta绝不会直愣愣地朝向你快不走过来吓你一跳,也不会在进出门或电梯时争先恐后跟人去抢那看不见的资源和优先,每个日本人一定是时刻保持一种退后姿势和神态的,男女老少都好似唯唯诺诺地。

诚然这是日本人在公共场合的表现,下了班脱了职业装,放下了统一训练的笑容和鞠躬,在自己家里也不见得这么谨小慎微。但一个社会每个人在公共场合都这样循规蹈矩,这个合力是巨大的。因此走在日本街头,不论你看见来自哪里的外国人,都会觉得突兀。日本国和日本人,都仿佛“小小”的,慢慢的,温柔而节制。

我想,这才是人们在日本觉得安心的原因吧。

昨天哪儿也没去,在医院体检,又为两边不同的环境震撼了一回。日本的医院里看不见焦虑的排队挂号付费的人们,就医者在前台登记后会领到一个医院的小手机。轮到自己就诊时,会接到护士的电话告知你去哪个诊室见哪个医生。医生和护士对你的身体忙活完后,会向你鞠躬致歉“刚才麻烦你了,希望没有令你感到不适“之类的话,然后目送你从容地离开诊室。想到我们那里的医生不仅一分钟要完成对一个病号的诊疗,还要兼职负责维持病人排队的秩序,遇到插队又不讲道理的病人还面临着被警察带上手铐带走的风险。谁能不感慨呢?医生和病人的生态环境都是天差地别,一边所有人都感到无孔不入地恐慌与焦虑,一边是连医生都要给病人鞠躬病人则口尊医生为”先生“。这差距啊,不知还要不要100年才能消弭。

神户是个极美的城市,不算太大,但绝对不小。由于历史的原因,有鲜明的和洋结合的特色。傍晚我们闲坐在鲜花路中心的街心绿地看三三两两的人们,男男女女都沉浸在自己的安静里,等待自己心中的夕阳。这时一位日本老太走来坐在了我们旁边的长凳上,嘴里一连串话,原谅我荒废已久的本就半吊子的日语,大意大概是感叹木曜日的晚霞出来得比今天早(今天是金曜日,星期五)什么的。我们接不上话,又不好意思像美国人那样大大咧咧地说”We
don’t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saying.”她又说了一长串,我们只管微笑点头附和。她显然觉得无趣和索然了,我颇不好意思了一下,为没能听懂她的独白和不能跟她用日语寒暄攀谈几句而觉得辜负了对方的善意。又坐了片刻,我们向她沙扬娜拉了一声离开了。

上次来没注意火车站另一侧居然是一片热力四射的商业区,饭店食肆风月馆所明晃晃地开了七八条街巷。找餐厅颇花了点时间,有些是排队的人多,更多的是我们眼花了不知该选哪家。最终吃了一家以走地鸡(土鸡)为特色的餐厅,觉得对这个神奇的小城市突然有种初恋般的好奇和激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